你好,抑郁症,我的老朋友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总是做恶梦,即使每次梦见的怪兽都不一样,我还是会做恶梦。事实上,我的抑郁经常看起来像一件由我最糟糕的噩梦做成的斗篷,在我清醒的时候也笼罩着我,直到我完全沉浸在其中。

当抑郁消失时,我所感受到的快乐似乎是无法抑制的。我可以忘记一开始时的抑郁,但当抑郁又出现时,情况就完全相反了。我忘了我知道些什么,没有什么能让我脑海里的回音消失:“你可恨、自私、不讨人喜欢、不可爱。”

有时候它不太像声音,更像是电影。被拒绝、失败、羞辱和排斥(真实的或想象的)的场景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循环,直到我除了怨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。

有时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被困在了这个黑暗的地方,除了睡觉和哭泣到头疼之外我无事可做。我吃,喝,写作,用指甲抠我的皮肤,以及一切可以压倒或转移我内心痛苦的东西。在那些日子里,我要承认能起床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胜利。

尽管抑郁也包括在内,但它不仅仅是让人没有安全感或是感到焦虑。这是一种悲伤,但比我经历过的任何悲伤都要深刻。这是一种愤怒,但它比我所知道的任何愤怒都更令人不安,无论是理性的还是幼稚的。这是一种超越了单身和寂寞的孤独。这是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。我不相信有什么事能够让我走出抑郁。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。它包含了我过去所有的痛苦,并把它放大百倍。

我也知道生活中也有一些令人欣慰的事情。但是,我经常感觉到被黑暗笼罩着,它就像一条毯子,盖住我所有的感觉和想法,并让它们都消失。在这种感觉来临的时候,我没有任何力量做任何事,就只能活着而已。

即使这样,生存意愿也会减弱。抑郁袭来得越厉害,我就越渴望从一种沉重、令人不安、难以忍受的生活中解脱出来。

也许你和我一样。也许你感觉自己正在独自面对抑郁的黑暗。对于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来说,他们很难理解我们的感受,这也会让我们很难与他人沟通。我总是需要被提醒,我也想提醒你:你并不孤单。

请在下方留下您的联系方式,因为我们的团队成员很乐意与您联系并提供帮助。

如果你有自杀的想法,那请读读“皓轩的故事”。

一路走来,我们都会面临一些问题,我们都曾迷失过,也曾经有其他人介入并且倾听,他们向我们展示了爱,那是赋予生命的爱。

我们有一个训练有素的辅导员团队,我们乐意与你连接,并且鼓励你。免费辅导热线:4000-777-630,欢迎您的致电!

一旦你与我们联络,就会收到一位辅导员的回复,所有的对话都是免费和保密的。

或是请填写以下表格,以便我们与您联系。

您不必独自经历这件事。 和导师交谈, 我们会为您保密。


性别:
年龄:

我们会根据您的性别和年龄来为您分配合适的导师。 服务条款 & 隐私政策.

面对这些问题可能很难。 如果您正想伤害自己或他人,请读一读这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