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恶魔同居

小丽的故事

那一天我正在吃午饭,和我已经一起生活了20年的丈夫走进厨房,平静地说道,“我希望你死。希望今天你出门开车遭遇车祸去世。”然后他走出了家门。我坐在那里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下面是我的故事。

与恶魔同居

当我们还在约会地时候,他用奢华的礼物,高档餐厅的晚餐将我征服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我忽略了一些他可能会有暴力倾向的信号:为自己所犯的错误责备别人;别人引起他的怒气时会采取冷漠的处理方式;他的脾气反复无常。

很遗憾,我的原生家庭充满了家庭暴力,因此这些行为在我看来都是正常的。

我们结婚后的前五年还是不错的。丈夫对我很好,我们开始要孩子。接下来的第二个五年我变得不开心起来,但是我又找不到原因。他开始在一些小事上控制我,为了维持家中的平静,我接受了他所做的。再往后的第三个五年,他生气了,就会冷漠地对我冷处理。

在接下来的四年当中情况变得更糟糕了。他将冷处理升级了,有时他会持续一个月假装我不存在。他甚至开始如果生气了就不给我“生活费”。

他用言语虐待我,他会骂我,对我发号施令,对我发怒气长达一个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。他还在心理上虐待我,这让我怀疑自己是否神志正常。他还会发誓说我记得的这些事情其实都从未发生过。他是那么的确信,以至于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记得这些事。他也在情感上虐待我,不断地告诉我,我是一个糟糕的妻子、母亲,他恨我,他的朋友都为他娶了我这样一个臭婆娘而难过。

虽然我不开心,但是我也没想过离开他,因为我来自一个离异的家庭,了解父母离婚对孩子来说是多么痛苦。而且我很珍视我的婚誓,不想自己打碎誓言。

直到那天他告诉我他希望我死。他离开家之后,我坐在桌前无言以对。他是不是对我的车动了手脚,或者只是在耍我? 我害怕了,不知道该如何做。第二天,他再一次在我吃午饭的时候走进厨房说到,“知道我希望你死之后感觉怎么样?”我说:“感觉不好。”一道细小的满足的微笑出现在他脸上之后,他离开了。

几天之后他打了我。这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我打包行李去了旅店。我见了我们的牧师,向他寻求帮助。牧师同情我的遭遇,告诉我他会给我丈夫打电话并和他谈一谈。几天之后我回家了。

在牧师知道了发生在我们家里的事情后,我丈夫没有再打过我。但是他会在我们争吵的时候将我按在地上以至于我无法离开。他还曾不给我鞋子和外套就把我锁在屋外,在我睡觉的时候突然把被子抽走。当我告诉丈夫我的心在狂跳不止,他竟然说,“挺好,也许你会突发心脏病死了。”

后来我了解到这些都属于身体上的暴力侵害。在这段时间,他坚持要我告诉孩子他从未虐待过我,但是我做不到,我知道这是谎言,我不想自己的孩子认为父亲的行为是正常的。

我开始搜索关于虐待的定义,这样我就能给他看看这些定义而且说,“看,你一直在虐待我。”但是我一直没找到一个简明的定义。在失落中,我给反家暴热线打了电话,通过和一位反家暴支持者交流,她确定我是被家暴了,并把我对接到了我所在区域的妇女危机救助中心,在救助中心我可以和辅导员交流。我告诉了辅导员自己不想离开丈夫的原因。辅导员帮助我看到:我的丈夫已经藉着自己的行为将我们的婚姻撕得粉碎,如果我离开他,也只是把发生在暗处的事情摆在了明处。

辅导员给了我一位家暴辩护律师的电话。我告诉律师我一直在找房子搬出去,因为我的丈夫拒绝搬出去。律师说,“不对,不是你搬出去,是你的丈夫应该搬出去。”我告诉律师他不会搬的,律师告诉我一旦我拿到限制令,他会搬的。

在我给反家暴热线打了电话之后的第七周,我准备好采取行动了。我开车到了当地法院与律师会和,向法官陈述了丈夫对我和孩子所做的所有事情。我拿到了诉前禁止令(保护禁令)!法官也将我的孩子加到了禁令保护名单上。那天我先到学校接了孩子,然后给警察打电话,请一位警官陪我回家,并检查整个房屋以确定我丈夫没有埋伏在里面等我——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。我还换了门锁,换了车库以及警报系统的密码。

我们离婚的过程很难。而且因为近二十年我一直装作一切“正常”,孩子们并不理解我怎么就要和爸爸分开。直到现在他们仍然不理解。

这一切都发生在十一年前。后来我加入了反家暴组织,接受了很多单独的辅导。接受过训练之后,我成为了一名反家暴支持者,正在帮助其他的家暴受害者。

为了得到医治,我走过了一个漫长的旅程。后来我遇到了一位爱我,善待我,从不虐待我的男士,并再次走入了婚姻。我们双方都有自己的孩子,所以当两个家庭融合到一起的时候,不得不处理许多不同挑战。生活不易,但是比起和虐待我的第一任丈夫生活在一起好太多了。

如果你是家暴受害者,你不需要自己面对它。我们的在线辅导员愿意和你一起走过这个旅程。你可以在下面留下联系方式,我们会尽快联系你。

你不需要自己面对这个困境。在下面的表格里留下联系方式,我们的辅导员会尽快联系你。全程都是保密的,并且是免费的。我们的辅导员不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。但是同为普通人的他们愿意在这个旅程当中尊重你陪伴你一起走。

我们也有一个训练有素的辅导员团队,我们乐意与你连接,并且鼓励你。免费辅导热线:4000-777-630,欢迎您的致电!

您不必独自经历这件事。 和导师交谈, 我们会为您保密。


性别:
年龄:

我们会根据您的性别和年龄来为您分配合适的导师。 服务条款 & 隐私政策.

面对这些问题可能很难。 如果您正想伤害自己或他人,请读一读这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