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敢奢望

小玲:我们2015年的新年愿望是能怀上孕。对某些人来说,这个愿望挺容易实现的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很难的事。没有谁能保证我们怀上。

凯乐:我们有孩子的机会几乎为零。在我18岁的时候,我和一个朋友开车外出兜风,结果我们的车重重地撞向(另一辆车)的侧面。我们的车翻了,我最后被压在车下面,上半截身体在车外面,下半截身体还在车里面。我的背部骨折了,胸部以下都瘫痪了。其他夫妻由于种种原因与不孕症作斗争,但是对我们来说,这是因为我的截瘫。

小玲:所以在我们开始约会,再到后来订婚的时候,我一直都很清楚我们大概是不会有孩子了。所以我从来都不抱有什么期待,因为我不想失望。我们的生活也不错。我们很享受婚后一起生活的时光,也很开心我们最终定居在多伦多。我们从亚特兰大搬到了那里。我姐姐比我先有孩子是很正常的事,后来我妹妹也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我也觉得没什么,但是在四年前她又生了二胎之后,我就有开始有点难过,因为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家庭(有孩子)。如果我还不开始做点什么,那就真的来不及了,之后也不可能有孩子了。我马上就40岁了。关于组建家庭,我想了很多,但我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心,因为能怀上孩子的机率真的太小了。

凯乐:就是那个时候我们开始考虑体外受精这个选项。我们找到了很好的工作,所以我们开始存钱。体外受精大概要花两到三万美元。我们知道,我们把所有的积蓄花在了这件不一定能成功的事上。

关于组建家庭,我想了很多,但我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心,因为能怀上孩子的机率真的太小了。

小玲:这感觉像是一笔高风险的投资。这笔钱可以作为我们买第一套房子的首付款。我们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小。但我不想将来的某一天,盯着一所大房子的墙壁,不断提醒自己我们从来没有尝试过——我本可以有一个孩子的。

凯乐:我在诊所做了一个特殊的小手术来取出精子。他们抽取了三个样本,但情况不是很好。一百万个精子中只有一部分活着,甚至有的流动性还为零。他们说机率很低,但我们可以试一试。生育医生给了我们个建议,就是他们可以先软化我妻子卵子的外部边缘,然后把每个精子推进去。因为知道成功率不高,所以我们选择了多伦多最好的生育诊所,虽然这里更贵。

小玲:当他们向我解释我将要经历的过程时,我真的很害怕,因为他们要给我注射大量的激素,这会对我的身体产生影响。我想,“如果我经历了所有这些事,但最终还是没用呢?”所以我们又等了一年。到了一月份新年之际,我们下定了要怀孕的决心。

我们去了诊所后马上就开始准备。 我不得不服用很多药物来增加体内释放的卵子。 我真的很担心这些药的副作用,但是我的身体很好地接受了这些激素,很好的度过了预备阶段。我最后产生了28个卵子,他们全都取出来了。这些卵子里有10个不太好,只剩下18个。医生用冰冻的精子给10个卵子受了精。他冷冻了8个卵子,以防第一次不能成功。

然后我们就回家等电话。第一次打电话来的时候,他们告诉我们有7个受精卵死了。两天之后又接到电话,说又有1个死了。只剩下2个了。第五天的时候又打电话来了,说胚胎全都死了,一个也没剩。那就是我人生的最低谷,我既绝望又沮丧。我感觉真的没希望了。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经受住产卵、取卵的过程。

凯乐:那也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。我已经习惯了接受自己的局限性,但是那一刻,我不得不面对新的失败感“不够男人或不够好”,不能给她一个想要的家庭。她是如此的伤心和难过,我无法使她快乐。

小玲:但是我们不想放弃,所以我们又试了一次,这次用的是新鲜的精子。在到了第二阶段的时候,我特别想要保护自己的心,不想再次受伤,所以我都没想我们会有孩子。我不要医生打电话给我,请他们打给凯乐。我飞回我的老家,和我的家人呆在一起,他们可以给我一些支持。我真的很害怕再次听到坏消息。

凯乐:他们给剩下的8个卵子受完精后,我就开始等电话。

“死了5个...”

“又死了2个...”

“还剩一个”

小玲:然后医生就马上给我打电话。他很激动地说:“这个受精卵特别好,质量很高。”凯乐也给我打电话说:“你最好快点回家,这样他们就能把受精卵放到你的子宫里了。”

要等三天才能知道我们是否真的怀孕了。

回到多伦多后,医生又给了我一些药,以此来预备我的身体接受冰冻的胚胎。十月份的某一天,我们去到医院,在屏幕上看到他们把胚胎植入我的子宫。医生推动注射器的时候,屏幕上出现了一些看起来像气泡的东西。医生说我们的胚胎已经很好的注射到子宫里。接下来就全靠我的身体把它连接到子宫壁上了。医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要等三天才能知道我们是否真的怀孕了。

我们真的怀孕啦!

第一周进展顺利。 我还在怀孕。 接下来的一周也很好。 但是我们被告知,必须等待三个月,我们才能自信地告诉别人我们要有孩子的消息。

凯乐:我们过一天算一天,尽量不要有过高的期望。我们仍然会害怕和紧张。到了这个时候,能够成功怀孕的机会也只有50%。每次看医生,他们都会说:“你还在怀孕。”我们就会松一口气。

结果三个月结束的那天刚好是2015年12月31日。我们的新年愿望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实现了!

小玲: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。 知道还在怀孕我们就轻松了很多,也特别开心。我们还是得过一天算一天但是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。 我们可以松一口气,和别人分享这个好消息了!虽然在我怀孕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并发症,但我们的女儿小安2016年7月9日顺利出生。她现在6个月大。

在我们的怀孕之旅中,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。我们可以和家人朋友分享我们的希望、恐惧和疑虑,分享之后我们更容易承受这件事。不孕不育是一件很难公开分享的事情。如果你发现自己独自一人或作为夫妻在这种斗争中感到孤独,请知道,你不需要继续一个人面对。如果你在下面填写你的信息,我们导师团队的人很快就会和你联系,在你的旅程中陪伴你。

我们也有一个训练有素的辅导员团队,我们乐意与你连接,并且鼓励你。免费辅导热线:4000-777-630,欢迎您的致电!

一旦你与我们联络,就会收到一位辅导员的回复,所有的对话都是免费和保密的。

您不必独自经历这件事。 和导师交谈, 我们会为您保密。


性别:
年龄:

我们会根据您的性别和年龄来为您分配合适的导师。 服务条款 & 隐私政策.

面对这些问题可能很难。 如果您正想伤害自己或他人,请读一读这个